|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Files spread between Dropbox, Google Drive, Gmail, Slack, and more? Dokkio, a new product from the PBworks team, integrates and organizes them for you. Try it for free today.

View
 

豆皮藝文咖啡空間觀察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menghui 10 years, 8 months ago

當代流行文化與設計視設碩一黃盟惠

豆皮藝文咖啡空間觀察

觀察動機

起初認識豆皮是在台北唸大學在破報上看到,北部的藝文空間和活動不勝繁數,搶佔了破報大部分版面,偶然瞥見來自高雄的豆皮資訊相當新奇,尤其它舉辦許多不多見的行動藝術相關展演,於是它在腦海裡形成一種前衛新奇的印象。一直以來雖未曾謀面,卻印象深刻,到高雄半年多都還沒機會去參觀,藉由這次報告機會得以一窺廬山真面目。

 

地理位置

慣例騎著小紅在五福路奔馳,對我而言五福路是一條車多人多通往西子灣的長路,豆皮就在五福四路上,一路上由嘈雜繁榮(新崛江)到浪漫河景(愛河)到荒涼寂靜(鹽埕),豆皮就座落在據說曾經是很繁榮的鹽埕區裡,現在撘乘捷運到鹽埕埔站也可以很便利的到達。雖說榮景不再,人煙稀少,附近卻是有相當多的藝文空間聚集:新濱碼頭、上雲藝術中心、博二藝術特區,電影博物館和歷史博物館也是路上就會經過的,相較於嘈雜熱鬧的商業區,我偏好這裡興盛過後的荒涼感,看似滄桑寂涼的背後其實隱隱約約透露著一種時間感和人文味兒,如同一張油畫布重複刷塗之後,更具有層次感的深度;也好比人死了靈魂還在一樣,一定有一種存在無法抹滅。鹽埕區有時間、歷史和回憶的味道,而許多藝文空間會設立於此,也必定有現實因素的考量,必竟非主流且不具營利價值的藝術空間是付不起龐大租金的。

 

招牌外觀

進入設計領域後會特別觀察店家商標設計的視覺傳達,豆皮這個名稱乍聽之下讓人以為是一種日本壽司,若是看到它的豬狗交媾的MARK之後即可會意過來是英文DOGPIG的音譯,這個識別標誌不但成功的,而且有趣。豆皮外觀真不是普通頹廢,老舊的建築物,窗戶還交雜著破爛的木頭夾板,頂樓立面還是鐵皮修建,一樓牆壁貼滿大大小小來自台北高雄等地的藝文海報,整齊的看的出來是有整理過,若換作是一直不斷堆疊貼上去應該會更有趣。外表不起眼,一般人應該不會想上去,不過經過文藝的加持身價就不同了,不禁會好奇這豬窩狗窩的樣子是否是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來客族群

密集地來過豆皮兩次,都在星期五,人不多,甚至有那麼一點稀疏。靠近工作吧檯的一桌,老闆和幾個朋友在談論藝術相關的話題。看著其他的人,他/她們就跟在其他咖啡店裡看到的人沒什麼兩樣,穿著也看不出任何端倪,很好奇他們是不是藝術圈的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都是紅塵世俗間的人,因為塔羅牌的生意好的不得了,從開始就沒斷過。

推測來豆皮的人分為幾類:

第一類是在藝術圈裡打滾的人,也包括藝術家的帶來朋友們,他們臭氣相投物以類聚,豆皮是他們以咖啡會友的場地,可以談天說地。

第二類是慕名而至的人,有人雖不是學藝術卻對藝術有著莫名的想望,而豆皮在高雄是前衛藝術的發生/發聲地,自然是不可錯過。

第三類是不小心經過的人,機率微乎其微,所以這類型的人應該少之又少

 

內部裝潢

利用老建築的樓層,將牆面打通,留下一些牆柱,牆面和地板是未經粉刷不加修飾的斑駁,任由漆塊自由的掉落,看報導老闆當初是因為沒錢所以形成這樣特立獨行的風格,剛好與藝術家那種不修邊幅隨興所致的形象不謀而合。過去經過四年大學美術系的教育洗禮,學生因為貧窮以及實驗的需要,常常撿拾一些被稱之為垃圾的東西來做作品,不管是住屋還是教室,都堆積著撿來的,而這樣破舊堆積的氛圍恰巧與豆皮的裝潢風格有異曲同工之妙。

豆皮一進門就是一片寬廣打通的場域,是預留給藝術家表演的舞台,消費者的餐桌基本上都靠著窗邊擺放,一方面可以欣賞室內的展演,一方面也可將視野伸出窗外天馬行空的幻想。雖然說是以破舊斑駁為基調,但在利用鐵皮浪板做的書架和鐵條組成的燈飾上還是可以看出老闆的創意巧思。

 

餐點飲料

有些人對這類型餐廳的餐點不會太計較,甚至會笑稱這種地方是吃氣氛的,不過豆皮對於餐飲的提供,有小小的巧思和堅持,除了企圖符合現代人健康輕食的需求,還加上一點點不一樣的創意變化,例如香料與米飯的結合、蘋果切丁在碗飯裡的搭配等等。以上是檯面上的話,檯面下我覺得還可以更好,因為第二次去完全沒有活動,相較之下心靈感受就覺得餐飲有點太貴,就一個貪心的消費者而言會希望店家能提供超乎所付出的價位的價值感,這又是另一個課題了。

 

附加/主要價值?

頗析豆皮的全名『豆皮文藝咖啡館』,顧名思義,咖啡和文義都是重點,假使咖啡是肉體上的提神飲料,文藝便是精神上的醒腦食糧,這裡所提供的,不僅只是物質上的食物/實物,也包含非物質上的回饋。

咖啡和茶自從在人類歷史上開始被飲用以來,不斷的與休閒文化、消費性文化以及藝文文化交織成繁複難解的關係,除了人類習慣飲茶飲咖啡與交流談天同時進行,高宣揚在流行<文化社會學>裡提到由咖啡的人為的文化加工過程以及飲用者的精神心態的動向,使咖啡的口味變化比一般飲品更有可能產生美學的效果,也因此有許多複合式餐飲店的成立,飲料結合了漫畫觀賞、音樂演奏、文藝活動等不斷的延伸演繹貫穿在我們生活之中。有時不禁會納悶主從之分的問題,若對我而言,豆皮裡的藝文活動才是主角,咖啡餐飲只是配角,我會選擇有喜愛活動的時間來光顧,這樣就會有值回票價的感覺。

行動藝術

    與其看文本上面囉哩八唆的論述不如實際看藝術的發生/發聲,好壞在作品,喜好在個人,作品自己會說話,個人不怎麼喜歡當代藝術有的作品言過其實的解釋,所以豆皮丸裡的介紹只是隨便看過

    第一次看的行動藝術表演:湯皇珍的旅行八-<智者在此垂釣>。藝術家說了一句錄影機有點問題,便隱身於木製看台之後,表演照常開始,藝術家在裡頭碎念著旅行記憶的片段,第一次邊用餐邊看/聽著行動藝術,這樣的氛圍很奇異。木製看板前投影的影像不知是不是因為機器故障,看起來是無意義的。環顧四週,似乎也少有人認真聽著這樣的細語呢喃,這時的豆皮形成了兩個空間:你表演你的,我談論我的。突然間大家在一陣笑鬧之後,表演者的一句「笑聲是腐爛的」,這樣的交集剛好將這場域的兩條平行線拉在一起形成一個碰撞,顯然是個巧合,之後再也沒碰撞,表演也不知不覺結束,而在木製看台旁釘起來的超高木製椅子也看不見它發揮任何作用。霧裡看花,似懂非懂,不明白的地方很多,藝術家也在不知不覺中不見了,不知道她會不會覺得不被尊重

 

豆皮丸刊

2000年開始,豆皮每隔一到兩個月會出一張名為『豆皮丸』的刊物,就放在樓梯間與其他藝文DM一起供人拿取,上面記載了當月豆皮要舉辦的活動和一些相關介紹。這是一份很有意義的刊物,時間一過會帶走許多記憶,而紙本會留下,可供檢索和回味。在當月之前是一份活動宣傳,活動過後則是一份歷史記錄。

 

店家比較

相似的與藝文結合的餐飲空間在高雄還有文化中心聚落裡的『自然之島藝術人文空間』。若說豆皮是一位不修邊幅的藝術家,那自然之島就是一位光鮮亮麗的設計師;相較於豆皮的束諸高閣(2F),自然之島提供的展示空間是向下延伸的,在地下室裡有寬廣的空間可以展示畫作和藝術品。而同樣採用水泥原色的設計,自然之島的清水混泥土是經過打磨拋光的處理,與豆皮渾然天成的斑剝感是迥然不同的。豆皮販賣著未經精美包裝的創作者的商品,是天然質樸的原味;而自然之島販賣的卻是經過設計包裝強調純樸自然感的商品,例如阿原肥皂,當然另外還有一些不屬於質樸感的裝飾性商品。也許是資本比較雄厚的關係,自然之島雖然價位貴一點,但提供的餐飲價值感更划算(好吃而且量夠),也有相當舒適的的空間和音樂以及書籍可以久待。

關於類似的藝文餐飲空間在台中不得不提到『胡同』,英文名也十分巧妙──『Whotogether』,那是本人很喜歡的一家店,同於自然之島,胡同也是經過在地設計師巧妙的設計,座落在精明商圈附近的小巷弄裡,起初每次去都會迷路,但在彎曲巷弄裡的尋找也是一種樂趣。胡同不管是裝潢、菜單和餐飲方面都很有自己的特色,而且總是變化求新,三年間去過五六次,菜單、名片、裝潢都曾換過設計,想必是設計師們不甘一成不變的心態所致吧!店裡除了舉辦展覽、講座和電影播放,也提供一些商品的寄賣,展覽和商品也都需要經過老闆們的討論和審核,所以都有一定的水準。

而在台北讓人印象最深的就是『紫藤廬』,由於是過去日據時期的官舍改建,它的歷史感和人文氣息是最重的,相當耐人尋味。聽過一次課程,在茶香裡留下很美的回憶,而且也在這樣的氛圍昏頭下買了他們的透明茶壺和酒精燈,想當然爾在家裡及使用同樣的器具在也無法營造出同樣的氛圍。而紫藤廬和胡同有些空間是可以盤坐的,讓飲茶談天的肢體可以更自在。

 

結語

豆皮於1999年底成立到現在也將近有十年的光景,聽在地的同學說十年前到現在都沒什麼變過,她認為是件不容易的事。就算是非主流,十年的光景也足夠累積成為一個在高雄深具代表性而且無可替代的藝文展演場域,堪稱是非主流中的主流。儘管不是門庭若市,儘管沒有其他咖啡店的光鮮,卻是最簡單最真實的自我,這種未經包裝的真實是豆皮難得可貴的特色,正如它在blog裡寫的「在挫敗中覺醒,在破爛裡真實」,而因為有個場域的存在,藝術才得以在這裡實驗、發表、不斷的往前衝。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