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Introducing Dokkio, a new service from the creators of PBworks. Find and manage the files you've stored in Dropbox, Google Drive, Gmail, Slack, and more. Try it for free today.

View
 

fairy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garfield3717383@gmail.com 10 years, 9 months ago

  《蒙面騎士》前言             4/8 鴨鴨

一、歷史回溯:

(1)  1992年,世界各地,尤其是美洲,紛紛舉行「地理大發現」—哥倫布「發現」美洲500年的紀念活動與研討。這一預期中慶典式的活動,卻成為對殖民暴行的總清算。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美麗故事」,此時被清晰、全面地還原為一次野蠻對文明(瑪雅印第安文明、印加文明)的踐踏、摧毀與殺戮的歷史。在基督教文明的廣大世界,歐洲「主體」的故事,暴露出其真正的他者。文藝復興或啟蒙運動的動人敘事,此時被揭示出其背後無數被劫掠、蕩盡的黃金、白銀、鮮血、生命,其背後所遺留的、數千年輝煌文明遭毀滅的廢墟。美洲印第安人—那豐饒土地的、原本的主人,那宮殿被洗劫、被夷平、以其原有的建材、在其上建起基督教尖頂的部族,那圖書館、典籍被焚燬、王子與學者被出售為奴隸的民族,第一次被集中、反覆地言說和呼喚。也是在這一富於反諷性的時刻,拉美社會顯露了他們事實上已有數百年歷史的立場與認同:儘管間或有著可謂「皎潔」的膚色,儘管或許有著可以追溯到古老歐洲貴族的血統,但他們所擁抱的,是「混血的拉丁美洲」,他們所認同的是印第安母親,他們接受的自我描述,是「強姦之子」。

二、恰帕斯Chiapas的經濟、戰略意義:

(1)  恰帕斯在起義之前是墨西哥最貧窮的州之一,卻同時不僅是墨西哥、而且是今日世界的無價寶藏之所在。這不僅由於恰帕斯州擁有墨西哥最為豐富、潔淨的水資源,其地下沉睡著多種珍稀礦藏,預計有現今世界上儲量最為豐富的石油(儘管墨西哥政府始終對有關恰帕斯的石油問題三緘其口,似乎已無需多言,後冷戰的世界上,幾乎全部衝突背後資源、能源戰的真意)。

(2)  更由於中美洲、墨西哥事實上是地球上連接了南北大陸板塊的最後的大陸橋,中美洲、尤其是恰帕斯因此而成為地球上最後的、也是最為豐富的生物多樣性的所在,可謂今日地球上最後的生物誌。而今日世界最隱秘和最劇烈的霸權爭奪戰,正是在生物、基因的爭奪中展開。於是,赤貧的恰帕斯早已成了世界諸強勢集團和力量覬覦的目標。中美洲、恰帕斯極為豐富的生物種群早已為諸多稱生物學家、人類學家的歐美「專家」所「採集」或曰盜竊,美國市場上早有數十種古老的印第安草藥被註冊專利、壟斷生產,甚至數千年來,印第安人最為古老的飲料:玉米飲亦成了美國市場上的專利產品。

(3)  特旺特佩克地峽穿越恰帕斯的重山叢林。200年來,這始終是北美世界所覬覦的、連接起美國東西部兩大工業區的、也是連接起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最為廉價而便捷的通道;隨著巴拿馬運河的運力不足,打通特旺特佩克地峽,同時將原住民最後的存身地開發為原材料產地、由廉價勞動力組成的若干大加工基地便成為美國更為緊迫的需求。這一被稱作「中美洲開發計劃」(又稱PPP,普埃布拉—巴拿馬計劃)正在新自由主義的墨西哥政府的配合下緊鑼密鼓的推進。這一計劃一旦投入實施,除卻極少部分的原住民將被改造為「合格的現代勞動力」,絕大多數的瑪雅「遺民」將喪失他們最後的棲身之地。這正是《第一叢林宣言》中所說的「種族滅絕」的含義。

三、瑪雅印第安原住民起義部隊:

(1)  1994年元旦墨西哥加入北美自由貿易圈(由美國、加拿大組成的北美自由貿易區)推進的全面新自由主義的政治經濟政策、尤其修訂憲法第27條,實行土地私有,剝奪和摧毀了瑪雅社群的社區土地共有制度,加入北美自由協定,對墨西哥的原住民社群說來,無異於「種族滅絕」。不僅是原住民,墨西哥新自由主義經濟下瀕臨經濟崩潰的金融危機,不安的氛圍也伴隨著墨西哥總統大選中政治鬥爭、政治醜聞與謀殺。

(2)  1994年元旦的薩帕塔Zapatista人起義,成為一個震驚美洲與世界的時刻,它正是原住民求生存的抗爭,同時是對抗全球化和新自由主義的第一槍,首日立即佔領了聖克利斯托瓦爾及周圍的七座城鎮。次日,游擊隊已開始由聖克利斯托瓦爾及其他城鎮撤往群山之間。與此同時,數千名美式裝備、經美軍綠色貝雷帽(特種兵)訓練的快速反應部隊已抵達恰帕斯。佔領了奧考辛格鎮、未能及時撤退的游擊隊員被包圍在小鎮的市場之中。

(3)  19946月,當薩帕塔社區公決否定了政府全面收買式的和平提議之後,薩帕塔人發表了《第二叢林宣言》:「今日我們宣稱:不!我們決不投降!」在這份宣言中,薩帕塔人倡議墨西哥社會各界召開全國性的民族民主大會,共同商議墨西哥社會的問題和未來。

(4)1.  在炙熱的8月,近6,000名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們深入叢林,出席了這次奇特的星空大會。這場「第一屆保衛人類對抗新自由主義國際聚會」被命名為阿瓜斯卡連特斯(墨西哥革命中農民領袖薩帕塔召開第一次立憲會議的地點,在群山深處建立了另外五座阿瓜斯卡連特斯,均舉行過大型國內、國際會議)。市民社會再次被呼喚和賦予了具體而有力的形象,而政府軍的封鎖線事實上被衝破。這是入,也是出。也是在阿瓜斯卡連特斯,馬可士第一次引出了海螺,這在瑪雅文化中充滿了象徵與哲思的意像和薩帕塔運動的重要理念和修辭。那是一個蜷曲進去或舒展開來的形象;那是一環環帶領你進入,又引導你走出的螺紋;那是朝向內心的探究,也是面向外界的凝視;那是大海濤聲的貯藏所,也是傳播號角的揚聲器。

2.  有重量級人物、薩帕塔運動著名的支持者、拉美最重要的作家愛德華多‧加萊亞諾,享有全球盛譽的阿根廷「五月廣場母親」們,當代法國極富創見的社會學家阿蘭‧圖海納、俄國電影製作人鮑威爾‧盧岡、突尼斯著名女性主義社會活動家、律師、作家吉茜莉‧奧里米等等。那是極為奇特、甚至令人匪夷所思的組合,來賓中有各國知名學者、藝術家、各地綠色和平或反核組織、歐洲社會主義團體、無政府主義機構、諸如同性戀等少數群體、大量紀錄片製作者、無數搖滾、龐克、嘻哈樂隊、巴西工黨、無地農民運動、拉丁美洲各國前著名游擊領袖、甚至有一個正式古巴代表團。

3.  這場先於西雅圖反WTO1999年)、世界社會論壇(2001年),薩帕塔人率先展示了一次全新的聯合:「擁有共同的拒絕、不同的追求(One no, many yeses)」的會聚。事實上,邀請各界人士匯聚叢林、和平出訪、舉行大型「民意調查」,是薩帕塔運動的重要鬥爭策略。

四、馬可士Marcos炫風:

(1)馬可士向記者承認,他是在美國軍校的教材上學會了游擊戰法。

(2)1994年元旦,在薩帕塔人的第一戰(事實上也是惟一一戰)之後,其主戰場已然轉移到媒體之上。媒體戰術不僅使得各媒體以顯著的位置大量刊登薩帕塔運動的新聞,在馬上的人裝備著電子通訊設備頓時該地成為國際輿論和市民社會的焦點。

(3)全面陷入困境的墨西哥政府,在一份馬可士身分的揭秘情報事件後,政府動員長達一年的與薩帕塔民族解放軍相持,政府軍上萬兵力全線開進薩帕塔人控制區域,即薩帕塔民族解放軍總司令部所在地阿瓜斯卡連特斯。薩帕塔運動領導人的棚屋被塗上了白色的標誌以資辨認,拉丁美洲反抗歷史上「例行」的一幕上演了,到處是逮捕、拷打、強暴和毀滅。以此為開端,政府陸續派遣了6萬正規軍進入薩帕塔地區,開始了長達七年的「低密度戰爭」。「揭秘」之舉其意義不僅在於揭破馬可士的真實身份,徹底粉碎馬可士神話,抹去他超凡魅力的光環;更在於還他「本來面目」:這個令人耳目一新的後現代革命者,符號學游擊戰、或賽伯空間游擊戰的創造者,無外乎是一個「老舊」且「面目可憎」的馬克思主義左派,一個激進的、行動派大學教授。面對政府的揭秘,原住民革命委員會、薩帕塔民族解放軍立刻予以否認,同時發出了一個此後數年將在墨西哥和世界許多地方迴盪的呼聲:「我們都是馬可士!」

五、符號的意義:

(1)  這場符號學游擊戰之中,最為突出的符號,無疑是薩帕塔人的蒙面形象。面具(滑雪帽或紅帕子),便成了薩帕塔人的核心能指。對殖民統治500年間的瑪雅原住民說來,當他們用面具遮住了自己的容顏,他們才第一次成了美洲、乃至世界傳媒的焦點;他們才不再是一段古老而神秘歷史的遺民,現代社會愚昧而麻木的奴隸;而是一股不可小覷的社會政治力量,是向現代世界展現並闡釋何為尊嚴的人群。用馬可士的表達,便是「我們是武裝起來方才獲得傾聽,遮住面孔方始獲得注視,隱匿了名姓方能獲得命名的人們」。那面具是一面鏡,映出你心中的反叛的呼喚:「在面具背後,我們就是你」。

(2)  對每一個薩帕塔和薩帕塔運動的支持者說來,你蒙上自己的面容,你便成了薩帕塔運動的戰士;你摘下面具,便「恢復」為一介平民。來自墨西哥和世界各地的支持者正是以這樣的方式,匯入了薩帕塔運動的波濤和潛流;而薩帕塔人也正是在「出入」面具之際,以和平的方式直面著、規避著殺戮和暴力。於是,無疑是世界游擊戰史上的奇觀:當政府殺入薩帕塔地區,薩帕塔民族解放軍的戰士不是迅速撤離村莊,避走上山,而是摘下面具,下山返回村莊。

(3)  馬可士成功地以面具挪用了大眾英雄佐羅的形象,從而消融了全球甚囂塵上的、對革命、革命者的敵意和缺席判決;那麼,鮮為墨西哥之外的世界和人們所知的是,面具不僅是墨西哥人深愛的、大眾文化獨有的形態,而且有著歷史和現實鬥爭的傳統。在墨西哥,不僅有著黑斗篷的蒙面俠士佐羅,有著面具戲劇的傳統,面具也是鬼節的重要內容之一,同時,在為墨西哥所深愛的自由式摔跤中,面具則是摔跤手必須的裝備和道具。因此而誕生了一種墨西哥特有的大眾文化偶像:蒙面摔跤手+電影明星。名傳遐邇的有:桑托(意為聖者,亮銀面具)、「蘭魔鬼」(海蘭色面具)、「千面人」(彩色面具),他們都是著名的摔跤手,同時深受觀眾愛戴的、分別主演過50部以上通俗系列電影的明星。無論在摔跤場上,還是在影片中,他們都不曾摘下面具,面具是他們定型化形象的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4)  薩帕塔運動之初,便不斷有人預言著運動的失敗、至少是推測的其終了的形式。其中的內容之一,便是馬可士何時、如何摘下面具?對此,馬可士的回答是:當墨西哥摘下面具之日,便是馬可士除去面具之時。而「面具摘下之時,『馬可士』便不復存在。」因為「馬可士」原本是這齣劇目中的一個角色。

(5)  事實上,在薩帕塔運動12年的歷史當中,只有1994年最初12天的交戰紀錄。從開始,薩帕塔運動便同時是「武裝的語詞」的年代,或者用馬可士的說法,是「我們的語詞是我們的武器。」薩帕塔運動的12年,是武裝鬥爭、是另類政治實踐、同時是語詞戰爭。這正是薩帕塔運動被稱為「後現代革命」、「符號學游擊戰」、「賽伯空間游擊戰」的含義所在。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