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Browse and search Google Drive and Gmail attachments (plus Dropbox and Slack files) with a unified tool for working with your cloud files. Try Dokkio (from the makers of PBworks) for free. Now available on the web, Mac, Windows, and as a Chrome extension!

View
 

左06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jey0420@... 12 years, 1 month ago

無聲嘻哈-紐約嘻哈導覽

美國紐約布朗克斯(Bronx),從1643年由荷蘭與英國強權,迫使當地的印地安人從此地遷離,爾後布朗克斯也陸續容納了來自猶太、德國、愛爾蘭及義大利等不同國族的移民,更在1945年以後,加入了來自加勒比海,特別是波多黎各、多明尼加共和國及牙買加等國的非裔美國人及西班牙裔美國人,如此豐富的人文景觀,造就了布朗克斯成為Hip Hop文化的誕生地。不過,當時的布朗克斯,卻是紐約市政府進行種族區分、白人中產階級眼中的膿瘤之地、貧窮籠罩之處。如此不被重視,甚至三不管的地帶,也讓這些政府眼中的非美國人有了自由發展及文化融合的絕佳機會。在Hip Hop文化尚未正式被接納之前,所有與Hip Hop相關的行為,簡直就是在挑戰主流(公權力)的一種挑釁行為。年輕人的群聚(由以男性為多)、令人不悅的聲音(不間斷的rap及吼叫)、占領街角、公園、學校、公共場所、舞吧裡,就這樣開始了紐約最早的Hip Hop音響團(sound system)。群聚的主角,加上炫目俐落的舞蹈動作及節奏明快的台詞,以及如同催眠般的重複式口號,很快地就在青少年社群之中開始受到歡迎,每次出現,必定也就吸引了一幫Fans追隨著(幫派的雛型之一)。就這樣,隨著這些多國族群的互相獻技、模仿、創造,而逐漸發展出今日我們所熟悉-來自貧窮與壓抑-Hip Hop文化:唸唱(MCing)、DJ、霹靂舞(breakdancing)及塗鴉(graffiti)。

 

Hip Hop愛好者的行為模式,運用音樂(McingRapping)語言的衝擊力,加上幫派式的俚俗粗話而形成一種特殊傳達方式,利用手上的麥克風和他能夠流暢唸唱對答的能力,來號召群眾(身分背景相同的年輕人)。多國融合的布朗克斯,把各地的音響團(尤其是牙買加)傳統帶到紐約,將各式各樣的唱片曲目中的節奏碎拍做變化,並銜接成一首首新的曲子,從唱盤開始的DJ文化在這裡更加地開展起來(特別是那種刮唱片、接歌的技巧)。這一切和當時布朗克斯的生活環境息息相關,因為居住在布朗克斯的人,長期被漠視、限制、區分等,使得這樣充滿“perform”(表演)形式的文化,因此誕生。霹靂舞也是如此,這些被統稱為B-boys(跳霹靂舞的小伙子)都是Hip Hop的忠實信徒,霹靂舞的肢體語言不僅是舞蹈,還更是一種強烈的溝通方式和生命能量的表達。特技般的動作、節奏強烈的配樂、B-boys用手、用腳支撐、跳躍、甚至用頭在地上旋轉。在霹靂舞初期盛行的年代,也充滿著互相較勁的意味,兩幫人馬見到面,從個人舞技單挑、一招對一招、群舞拼氣勢,直到有人認輸為止。B-boys把棒球帽轉反戴,流露濃厚的挑戰意味,Grandmaster Flash這位美國Hip Hop大老曾回憶道:「舞者開始接觸,當他把帽子被轉到一邊時,就像要展開空中跳踢或是在地上踢對手。那也就是在說:『我不是在跟你跳舞,我是要攻擊你。』」這也說明了在Hip Hop國度裡,"""直接"是一種很完美的態度! Hip Hop能成為當今美國甚至是全世界影響力最大的主流藝術,塗鴉絕對稱得上是首要功臣。粗率奔放的塗鴉藝術,似乎呼應著史前人類岩壁上的大型畫作-一種企圖溝通的神秘表達儀式。看見那些繽紛奪目的牆面,你會為那種巨大的創造能量而感動。70年代讓紐約市長頭痛不已的塗鴉小子,以化名的方式流竄於紐約地鐵車站,在牆面上車廂上噴上各種耀眼的字體,作為彼此溝通發聲的管道,和作為壓抑的反動。為了不讓警察發現,塗鴉小子的化名讓他們的身份神秘不已,最早追溯到1969年,紐約人開始注意到一個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名字---TAKI 183Tracy 168、或者是phase 2...這些名鎮全城的小伙子,開啟了一種拿著噴漆罐的狂野藝術形式,他們在公領域裡不再是噴寫猥褻的髒字,而以一種美麗奪目的字體,巨大的形式要人們注意到他們的存在。

 

Hip Hop發展得如火如荼之際,正巧也碰上了1970年代-利用掌控資訊、知識、媒體及技能等等的資本家個人或團體,即所謂文化工業來領導社會生產及消費的資訊化/全球化資本主義-將Hip Hop塑造成一個庶民文化掌權夢想成真的不可能神話。實際上,除了布朗克斯初期的創造者還擁有Hip Hop文化最原始的狂放與自我之外,Hip Hop的精神也逐漸消失在大量的商品化、傳媒、意識型態的面具之下。諸如Hip Hop對政治影響力,讓政客與資本家透過嘻哈,讓政治變成擴大消費群的手法;Hip Hop與服裝飾品(appearance)的商業結合,包括Hip Hop代表人物者的穿著變成商品;讓Hip Hop專屬廠商也開始生產專屬風格的商品,甚至到最後產生了Hip Hop風格的高級流行品(LVGucci皆有)。倘若依Nelson GeorgeHip Hop視為流行文化,的確,Hip Hop已經是一個可以無限延伸的場域,被集團、群體、權力、人民等生產或操弄意義。而Stuart Hall1992)也認為,文化是任何特定歷史社會的常規、再現、語言、習俗,以及有助於形成庶民生活(popular life)的「常識」形式。此即意味著文化可以是一種生活方式,包括概念、態度、語言、習慣、制度,也可以是某種產品形式,包括藝術形式、文本、典章、建築、大量製造的商品等。所以,Hip Hop正邁入了Pierre Bourdieu所言,流行文化依照場域權力者/未獲權力者的關係構成,握有權力,便有界定場域(包括鬥爭籌碼)的力量,後者則在此場域中被壓迫.。現今,紐約Bronx(布朗克斯)及Harlem(哈林)兩區,為著名的Hip Hop觀光景點,所有隱含在Hip Hop文化中的壓迫與抵抗,皆成了紐約市及業者的搖錢樹。若我們引用Roland Barth對流行文化的分析來講,Hip Hop原本的符徵應為非美國人的庶民生活,符旨即為被壓迫的群體表現;而今由這群非美國人影響了多數的美國年輕人,也讓美國(紐約)政府與企業(唱片、服裝、精品、運動)不得不大力推崇及重視,更塑造了美國另一個神話:American Dream;而美國是一個擁有文化自由、民族融合、市場開放的象徵意義也隨即被無限制地擴張。

 

2002年,紐約一個以Hip Hop遊覽為主的網站Hush Hip Hop Tour正式成立,他們提供了所有Hip Hop愛好者一個夢寐以求的朝聖之旅,下文是從Hush Hip Hop Tour網站中摘錄下的一段文字:

 

“Hear the story first hand. Experience old school esoterically and get an education in hip-hop’s 4 core elements; Rapping, DJing, Graffiti Art, & Break-dancing, only on Hush Tours.”                                         New York Newsday

想聽第一手的故事。體驗經典及Hip Hop四個核心元素教育;饒舌、DJ、塗鴉藝術及霹靂舞,只有在Hush Tours”               紐約今日報

 

        何謂第一手?他們集合了幾位影響Hip Hop最深遠的知名人士,讓遊客在舒適的大巴上,聽著Hip Hop音樂,參觀Hip Hop的發源地和表演場所,瞭解其歷史和現狀。當然,重頭戲還是在於導遊的吸引力,全部由著名Hip Hop明星或當紅主持人擔任,遊客可以面對面接觸Hip Hop藝術的教父級人物,如外號CazGrand Master, Kurtis Blow, DJ Red Alert, Ralph McDaniels, DJ Kool Herc等等,直接地傾聽他們對Hip Hop的詮釋。除此之外,Hush Hip Hop Tour還規劃出3條路線:第一條即是讓遊客們坐著大巴士穿越哈萊姆、布朗克斯的著名Hip Hop景點,參觀塗鴉牆,重要Hip Hop演出場所拉克爾公園和著名的羅賓遜唱片店等,也是最受歡迎的路線。整個布朗克斯隨處可見塗寫得歪歪扭扭的幫派符號,其中具有繪畫天賦的人出於對這些簡陋標籤的不滿,開始自己設計新標籤。後來,這些畫家終於意識到,牆是最便宜、最實用的畫布。塗鴉者利用公共空間為創作發表的地點,竟也產生了一種渾然天成的交換價值-觀光,並且也脫離菁英主義式的藝術型態。第二、三條路線都集中在哈萊姆區,遊客們主要在非洲裔人和拉美裔人的聚居地流覽教堂、劇院、酒吧等。

 

    Hip Hop之旅是由一群頗有名氣的Hip Hop藝術家發起的,目的是讓更多人瞭解Hip Hop。近年來,隨著Hip Hop相關產業越來越受歡迎,Hip Hop創作者的生活狀況也有了很大改善,因此開始進入到文化工業系統下的宣傳企劃、行銷、複製來累積個人(商標)資本與經濟實力。諷刺的是,Hip Hop之旅,在遊覽之間卻沒有任何的Hip Hop音樂陪伴,成為了一段無聲行Hip Hop今日幾乎成了美國紐約重要的文化遺產,紐約市內大量的Hip Hop導賞團,帶你走遍一般旅客不敢踏足的大街小巷,由黑人街頭文化活躍的Rucker Park、麥克傑克遜出道時都表演過的Apollo Theater、黑人民權領袖Malcolm X籌建的清真寺,以及到區內最著名的125街買Hip Hop行頭,深入探索Hip Hop文化。最重要便是106街的塗鴉牆(Graffiti Wall of Fame)。這個必遊景點,其實只是106街一家初中的操場圍牆。每年7月,世界各地的塗鴉組織成員都會雲集紐約,七天七夜拚命涂鴉,去年便有逾三十個組織參加,是塗鴉界的盛事。那滿牆的塗鴉畫,是一幅一幅蓋上去的,新畫蓋過舊作,那管底下的是哪位塗鴉大師作品,就算是已故塗鴉大師Keith Haring也不被允許保留他的作品,換句話說,這也正是紐約Hip Hop文化,正被來自世界各地的有閒階級給層層覆蓋的真實寫照。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