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View
 

改變的氣象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周得豪 10 years, 6 months ago

改變的氣象

    1973年,PicassoNeruda去世,美國駐越南的最後一批部隊撤離,水門事件開始侵蝕美國尼克森總統,第一件石油危機發生,因為出產石油國家為抗議第一世界國家支持以色列擴張,而拒絕出產石油,因此而使依賴石油的現代經濟大國感受到緊迫的壓力,美國軍隊展開對美國的印第安土著接連十個禮拜的無情屠殺式攻擊,911Kissinger與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智利主導政變,同時也在這一年,很諷刺地Kissinger得到了諾貝爾和平獎。

    1973年,EF Schumacher出版了《小即是美》這本書,這是第一本討論到人類生態經濟學理論的書,日本建築師Minoru Yamasaki反對此書之理論,Minoru Yamasaki為建造美國雙塔(The Twin Towers) 的建築師,此年的44,雙塔建造完成,用了十九萬兩千噸的鋼鐵,預備建造出世界上最堅固、最美麗的建築物,從那些高聳入雲霄的建築物窗戶看出去,人類是非常的渺小的,也就是說人是不重要的,巨塔的消失代表了我們現代文明的荊棘,重要的那個巨塔而不是裡面的那些犧牲者,它代表了權力的無情集中,可怕的效應無所不及於世界每個角落,同理而論,這是一個冷酷的事實,巨大的建築物被大家奉為至高無上的假象,與人類是不相干的。

    Minoru Yamasaki被他的同事封為建築界裡的恐怖者,因為他對結構的偏好是與常理完全相反的,在1950年代的聖路易城市,設計了Pruitt-Igoe社區,這個社區同時跟現代經濟有點類似,它是非常理性、單一性、並不太集中、易孕育犯罪,因為這些犯罪幾乎使這個社區等同被轟炸過一樣,是不適合居住的,在1972715的下午1232分,這個社區被轟炸掉了,此點被喻為後現代主義的開始。

    幾乎在三十年後,Saturn回到雙塔建造處,剛好在Pluto 的正對面。2001開始展開研究人類基因的技術,Zapatista 風潮在墨西哥城市流行,在Genoa,這個國家受到殘酷的壓迫,在9Manhattan,經濟繁榮的街道上蓋滿了無辜被犧牲燃燒後的灰燼。

重新再發現美國

對於任何一個人而言,回教徒並沒有跟美國人有什麼深仇大恨,或是America 這個名詞就代表了美國嗎?美國的國土從Ellesmere Tierra del山坡。巴西人、五角大廈的人、加拿大人都是美洲人,就如同是加州的人民一樣,把美洲這個名詞第一次拘限用在美國,是在殖民地時期的法令,沒想到這個一開始單獨使用的名詞,到最後會演變成控制全球、甚至於影響全人類生命的延續,

在北美洲的一個熱帶城市叫Zapatista的大主教,提出關於雙塔被摧毀的譴責,但是他同意他附近國家提出的說法,「該怎麼收穫就怎麼栽」。儘管這個說法未被擴大討論,但是美國許多地區都有相同的聲音,同意這樣的說法。

我猜說基本上這些都是在說,美國人是不是可以如此囂張、仗勢欺人、到處為所欲為,企圖控制全人類呢?

1967年,Martin Luther King Jr博士說:「美國政府是世界最暴力的國家。」Noam Chomsky 也說,美國不管在工業、銀行經濟體系、軍隊都是全世界最大的暴力組織,當然美國本身並不如此認為。

1996年美國國務欽Albright在接受電視媒體訪問到,關於伊拉克有五十萬名兒童因戰爭而死亡的感受時,他的回答竟然是「在考量到每一個因素與條件下,我們認為這樣的代價是值得的。」 如果你認為人類生命可以被以加減計算的話,五十萬名兒童的體重總和剛好等於是三千名成人的體重,最重要的是死亡的這些兒童都不是美國人。

    其實問題的癥結並不是美國或者是美國政府,而在於我們所認同的這個制度,只有精神錯亂的人,才會將美國對整個國家或很多人民所犯的罪加到美國人民身上,雖然大部分的美國人並沒有投票給布希,大部份的人民都不知道美國的外交政策,若把美國政府的罪行加諸於美國人民,是個錯誤的結論,就如同將Taliban 政權所作的事情都應該由阿富汗的人民來承擔是一樣的。

 

夢想與真實

911號以前,從美國的角度去看其他國家像是模糊、不實際存在的,只像是一個夢幻之地,人人可以去遊玩,但是沒有真實存在的感覺,也因為這樣子,難怪那些權貴之士會拒絕簽署有關控制氣候變遷、軍事武器、生物與化學武器發展的國際公約,也因為這樣,在911以前,聯合國會議對於種族歧視的契約始終無法達成共識,雖然他們已經賺了很多錢,但是聯合國仍然負擔著龐大的債務,組織對這些成員的約束是非常鬆散的、完全不去顧慮到他們對環境生態造成破壞,將會是全球人類的夢饜。美國像是個在夢遊的巨人,幻想上帝會存在由科技與消費所打造的塑膠美麗境界,但這些美麗的幻想與實際是反向,無法達成的。

911這天,飛機在加滿了燃料與狂熱後,衝向雙塔製造了一個可以融化鋼鐵的地獄,一百多層的樓層就如此消失了,這個地獄冒著泡泡,偉大的夢遊者在上空飄盪,長久以來被掩藏的事實終於在灰燼與淚水中出現。第一次喚醒了沉睡的美國公民,使他們意識到他們與世界的人民都是一樣的,他們豐足的生活是建築在許多地區人民的血汗上,到現在,有些人開始注意到這些事情,有些人不願去原諒這件事情。

    但是美國人的夢跟歐洲的夢、跟澳大利亞人的夢、日本人的夢是一樣的,與世界銀行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的夢也是一樣的,這些夢想顯然高於地球本身的永續問題。這種不朽的夢包括生物科技、人工智慧、奈米科學,這些最先進的夢可以自己複製,使作夢的主角在地球上足以自毀。

安定的經濟

根據佛教哲學的教義,人類生命裡有三個惡毒的意念,第一個是貪念、第二為邪念、第三為幻覺。這些惡毒的意念到現在已經到達了失控的地步,在我們的經濟結構體系裡有非常不道德的貪念,在許多地區設立了太多偏差的制度,在工業上有太多結構上的幻想。

    年復一年,全球化的經濟體系創造了無數富有的人,使富有的人更富有、貧窮的更加貧窮,富有的國家大多在北半球,貧窮國家大多在南半球,人類最富有的20%已經比最貧窮的20%富有了八十倍的間距,這些充滿了貪念的制度每天可導致兩萬四千人因糧食不足而失去生命,每天有一百四十種生物瀕臨絕種。

    我們暴力的經濟體系是造成這些暴力的來源,為了诶護世界和平的主張,我們必須提出將經濟穩定的呼籲,廢止造成不平等的主張。這個經濟體應以生態學與社會學為主要考量,比所謂自由貿易更為重要,取消第三世界國家的債務,將流動資金予以課稅,對於真正的世界和平與自由,是該讓全部的人得到這樣的經濟與生態的自由。

甦醒

我們的世界變得越來越喧嘩與胡鬧,現有的制度只會讓他變得更糟糕,不認同這些制度的人被無辜加罪、並侷限他們的自由,但是有危機才有轉機,夜越深越表示接近破曉,目前這些罪惡的想法必須從個人與團體的幻覺中覺醒,我們必須認識自己,我們要如何往前走,要如何生存。

    如果我們可以看得更深遠,許多我們所不喜歡他人顯現出的特質,其實是反射出自己的弱點,以牙還牙的觀念使世界盲目,倘若暴力最後可以取得勝利,會使得這個世界終日無法和平,我們知道只有瘋狂的人才會認為,不認同他們想法的人就是與他們為敵,並唆使戰爭發生,以摧毀敵人。布希與賓拉登並未體認出他們兩個人的特質其實是非常相似的。

    我們知道現在的這個世界是被許多狀況所迷惑的,忽略了周遭的問題,所見盡是建築在金錢上的基因與自由,這是一個病態的世界。這個世界崇拜科技的進步、認同技術與市場,這世界是被迷惑、無法到達的。

  Albert Schweitzer眾望所歸的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他強調:我們必須重新去發現,尊重與敬畏生命的存在價值,感恩地享受並體驗生命的疑惑,我們需要新的視野,可以去克服多神論,從不同的文化中發掘自我,同時不放棄自己的中心思想,愛己及人,保持堅定意志,就如同甘地所言:掌握住我們天生所俱對自我真理的追求--將會使我們未來所要走的路更寬廣。這些我們都知道,這樣夠了嗎?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