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View
 

Rave Culture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Natalie 6 years ago

Rave Culture: Living Dream or Living Death?/ Simon Reynolds

 

有些人會說銳舞已經死了,但其實它比以前還壯大。不僅是90年代青年文化被後銳舞所支配,諸如trance, ambient, handbag house, garage, jungle, happy hardcore, gabba, Scottish bouncy techno, Megadog-style crusty-rave, ad infinitum.,另外更多人因此採取了週末遊玩、與迷幻藥為伍等生活方式,當老銳舞客閒閒在家,每年仍有不少新血加入。但是有些的銳舞迷思(myth):愛、和平、團結、積極陽光等理想(Peace, Love, Unity, Respect),實在是被笑了好一陣子。

 

銳舞更為普及了,但卻進入文化上的死胡同,意義的散失、銳舞文化的共同意識消逝了,它是空虛而沒有本質上的意義,而只是一場對於歡愉本身的歡愉。

 

銳舞的迷幻發起人們也不可避免地因為階層、種族、地域線等產生分裂。每一個後銳舞(post-rave)碎片看來都因消耗了其他部分,而保存了屬於銳舞文化的其中一面。浩室音樂(House music)是一種較完整曲子、舉起手來、handbag的形式,已經被轉換成幾近disco,一種催化週六夜狂熱的曲風。前衛浩室(Progressive house)跟車庫(garage)音樂則正是你們前銳舞(pre-rave)中的大都會夜店以完全效果所篩出的精英。

Techno, ambient and electronica(科技、環境、電子曲風)則是剝去銳舞的raveyness,去迎合白人學生的感受;這是新的前衛搖滾(Progressive rock),不是因為其去黑化(denegrify)的Tangerine Dream(橘夢樂團)特質,而是因為這些男孩本身對它展現表現精細、貪婪、固執等鑑賞家的靈氣;還有因為其嚮往pophandbag、任何為女孩感受設想的舞曲,和其根本上曖昧不清的信念是岌岌可危的。

Jungle(叢林音樂)也是激起了同樣的急迫與熱情,並且以我的錢證實了這點;同時,它是後銳舞(post-rave)的一個分支,在銳舞前提下擁有一個最徹底激烈的自身。你可稱它作「幫派銳舞」(gangsta rave),Jungle能夠呈現hop-hop(嘻哈)跟ragga(雷鬼)的精神特質:隱晦的自我畫限、受控制的舞步,也可散發出銳舞的放任與感情流露(特別是從gay disco)。迷幻藥在這些Jungle場域中廣泛地被展示,如古柯鹼和大麻;大麻內有高含量的四氫大麻醇(THC),能造成愉悅以外感覺上的激進,以鈴聲妄想產生精神上的吵囔。這種喀藥狀態完全符合了Jungle極歡樂的共感覺(synaesthetic)特質,造成一個超脫的空間在這些混合景觀與緊繃不釋放身上。

當歷經一次分裂,每一支後銳舞(post-rave)所引述的「我們」將會越來越小群;分裂與教派意識則增生了「ad infinitum(永無止盡)」曲風。

 

因為銳舞「變種」(transracial)、「跨階級」的特性,導致一些銳舞迷思是支離破碎的。但仍有很多特性是為這些後銳舞分支所共有。而且這兩個最根本也是最危險份子的元素,也造成銳舞文化的恐怖主義與反人道主義:也就是在銳舞經驗和音樂無性性(註)music’s asexuality)中不可傳遞之(intransitive,不及物的)特質。

((註:無性性,指的是這個音樂與文化所缺乏的目標或宗旨。))

藉由銳舞歌曲裡的分支的音樂特點(強調反覆電子節奏式的)來普及、擴大與刺激大眾,是這些電台的存在理由,銳舞文化在自己的繁殖之外是沒有目標的。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