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Stop wasting time looking for files and revisions. Connect your Gmail, DriveDropbox, and Slack accounts and in less than 2 minutes, Dokkio will automatically organize all your file attachments. Learn more and claim your free account.

View
 

Dignity,Violence, Geoplitics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陳羿樺 5 years, 8 months ago

 

MANUEL CASTELLS 〈DIGNITY, VIOLENCE, GEOPOLITICS : THE ARAB UPRISINGS〉

in Networks of Outrage and Hope: Social Movements in the Internet Age. 

整理/陳羿樺

 

WO-AO415A_EGYPT_G_20130703165114.jpg

(取自The Wall Street Journal :Egypt Military Launches Crackdown )

 

經濟問題跟政治上的壓迫,讓人民積怨,在政府隨意的暴力威脅下,人民沒有辦法伸張他們的權利。年輕的一代,許多受過教育卻失業或半失業。不滿現狀,他們決定為了尊嚴開始起身反抗。現在,年輕的阿拉伯人帶來了希望,為了他們自己的國家起身反抗,特別是埃及,光芒來自于特別的一些事件:自焚、殉道作為抗爭的手段,警察刑求的影像,暗殺擁護人權的人和部落客。這些並非伊斯蘭教徒,或左翼革命分子,雖然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行動去改變社會。起初是中產階級,很多是女性,後來加入窮人,因為他們沒辦法買得起食物,因為經濟自由化讓這些食物價格提高。尊嚴跟實物使得行動產生,阿爾吉利雅還包含了房屋需求。但對食物的訴求,改變了經濟政策跟腐敗的政權。對尊嚴的渴望變成對於民主的追求,行動變成政治的行動。

阿拉伯各個國家運動浮現,除了相互影響,還有各自情況及風格也是因素之一,不過,都是因被突尼西亞跟埃及革命成功的希望給鼓舞,從網路跟阿拉伯衛星電視網絡傳達出的影像、訊息。

 

突尼西亞跟埃及運動所引發的效應,迅速在阿拉伯國家擴散,遵循著相同的模式:透過網絡空間、佔領城市空間去對政府施壓,打開民主化過程,從巴林的珍珠廣場、 ‘Change Square’ in Saana,and squares in Casablanca and Amman. 阿拉伯國家的反應都不一樣,當局害怕失去權力,而導致從輕度的自由化到血腥的鎮壓。

 

國家被挑戰權利後,他們會用他們民主、獨裁或兩者混合的機構法回應。當權力關係的穩固性消失後,他們會用暴力回應。合法性、還有他們面對的壓力、操作、社交容量去看使用多少的暴力。當運動持續施壓國家,內部政治和地理政治會影響到運動及國家的衝突。

所有的革命都將會依政府的回應而有所不同。巴林、葉門、敘利亞受到獨裁鎮壓,政治地理爭奪的戰場,利比亞從零星街頭示威抗議演變成內戰。

 

A DIGITAL REVOLUTION?

 

大多數阿拉伯暴動開始了以組織,辯論、起義在網路上繼續,並且也在城市空間逐漸形成,網絡不同形式和不同的結果,皆取決於他們的社會背景。

 

媒體上激烈爭論和學術界皆有有關網絡在這些運動的確切作用之討論,作者將在這裡總結Howard及Hussain的主要結論,因為他認為他們已經平息了關於社會化媒體的,當然社會運動之技術並不能決定社會運動,或與此有關的任何社會行為的因果作用,但會影響組織形式、文化表達和政治自治特定平台這樣一個毫無意義的辯論。他們發現,示威主要是年輕人口的大量運用數位網絡,從示威來臨之前就有對社會政治訴求產生活躍的辯論。

 

數位媒體在阿拉伯之春的作用,在於它們提供了一個基礎不同的社會運動,年輕一代的人跟上一代冷感不同,他們感到被剝奪政治權利、國家經濟發展或管理的不當等等,他們了解到,從敘述的一致和廣泛認同的敘事相互合作,在Facebook和Twitter等分享的影片、政治取向的數位空間和部落格、或是其他媒體像半島電視台、BBC上的討論 。因為這些發達的數位網絡,使公民運動如此成功活躍,引起大量的人來抗議。

 

以作者的觀點:阿拉伯起義是動員了網絡預先存在的社交網絡的基礎上自發過程,數位和面對面。數位網絡和佔領的城市空間,緊密互動,提供了平台,起義是基於自治組織和審議,並創造了必要的動作來抵禦國家暴力兇猛的攻擊,在某些情況下,出於自衛本能的,即成為一個反政府狀態。

 

另一個有意義的影響即是政治藝術創造力。特別是在敘利亞,由圖像設計、迷你紀錄片、 YouTube系列(例如 Beeshu),視頻博客,照相蒙太奇等的新穎的平面設計的支持。圖像的力量和創造性的敘事,既擾動又舒緩,創造藝術和虛擬環境上運動的積極分子,從而使文化作為連接的工具來改變政治。

 

政治性的部落格,在革命前是不可少的創建,在許多國家,辯論和行動主義促成的批判性思維和年輕一代,將會是在街頭反抗的政治文化。


阿拉伯革命是起於這個數位時代,在阿拉伯世界發生爆炸的曙光,儘管各個國家有不同程度的通信技術的擴散。但,社會已經準備好接收有關生活和尊嚴的訊息,最終,成為了運動。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