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Files spread between Dropbox, Google Drive, Gmail, Slack, and more? Dokkio, a new product from the PBworks team, integrates and organizes them for you. Try it for free today.

View
 

2014,空間,Aftermath,The Separation of Cultures and the Decline of Modernity,李弘深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李弘深 5 years, 2 months ago

Aftermath

The Separation of Cultures and the Decline of Modernity

Joao Caraca

李弘深

 

-------------------------------------------------------------------------------------------------------------------------------------------------------------------------------------------

 

(It is)a long way to modernity

 

 

  激進的革新在歐洲現代性來臨之前扮演著強大的連結性()

新城市網絡的定居點(lattice of urban settlements)出現在12,13世紀。

    Guilds(行業協會:工會、商會…)使得其成員經驗過往所沒有的社會政治的功能性

    Bills of exchange(匯票) 融資貿易的方式之一

    阿拉伯數字(Arabic numbers)被引入求得更好的公正交易系統

    大砲(cannons)第一次出現在歐洲的平原使得封建(feudal)體制走向黃昏

    羅盤的使用,在航海的旅途上允許人們越過公海領域外的探險尋求新的貿易路線 (搭配火炮)

這些使得社會轉化的革新又在印刷機(printing)的發明得到進一步的加劇

,一場信息和通訊的革命(a true revolution in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紙的可用性增強此番革新力量的作用。

 

  但真正揭起現代性的黎明是十五世紀(Quattrocento)佛羅倫斯的大師(Florentine masters): 對自然世界的一種新表現方式。

 

線性透視(linear perspective) reality

The subjectthe observer

 

從被觀察的對象(from the object that was observed),鑑別了確切的分野

─觀察者的距離決定了對象的大小,主題(主體)決定了真實(的面貌)

 

  這些再現物(representations)能被作為「被觀察」的一端(as ‘objective’ stems),肯定同於於那個能通過「暗箱(camera obscura)這儀器獲得的事實有關。

這種心理層面的相聯性(mental association),允許了光(a physical phenomenon)能夠從視覺面(physiological capacity)中被指認(分離)出來。

 

 

 

 

From a culture separation…

 

 

  現代性的智性泉源來自於恆穩的辨識(分離)能力,和多種作為分析自然現象令人驚訝的方法。

  各種技術革新與新的發現:新陸地、新物種、新的天空、星系…,一個新的文化關鍵趨勢和實驗基礎逐漸出現在歐陸。

舊有的秩序被抹除,新的世界帷幕被拉開(新的世界觀)

 

    幾何(geometrical)

在自然界中尋找對稱性(symmertries):其隱含的就是「不變性」(invariance)的律則─對自然世界制定法律。

    永久的 permanent、永恆的 eternal、絕對的 absolute,對置身宇宙中的機體的行為(behavior of bodies)從太古到無盡的摹寫和刻畫。

    數學語彙mathematical: 伽利略Galileo,區隔了其他經典,像聖經,這些書是用自然的語言編寫而成的。

    自然法則的客觀性,是被使用的儀器與其度量、觀察昭示的合法性所保證

 

  這種分離(separation)的合法性(legitimancy)被賦予了絕對的強度特別在新教國家裡,如同那的教堂─遠遠地和世俗的力量區隔開而建立了新的國家(狀態)─亦在建置的環節之中。 大宗的貿易、經商,關係到導航的航線所支持,進一步拓張了這種分離。

  城市是現代性精神的燈塔,新的科學院被設立來供奉這種精神的指標。 這種強烈的幾何的世界觀仍然迴盪在十九世紀的社會:塞尚(Cezanne)斬釘截鐵地描述到,任何自然的形式都能被還原到球體(sphere)、錐形(cone),還有圓柱(cylinder)的形狀。

  現代性的凱旋是這種文化貿易的勝利,軍事力量、航海、金融、私人佔有,以及新的知識。

 

第一個學科的衝突:哲學和神學的分離。

心靈與物質的分離。

自然哲學─科學

 

這個裂痕不是沒有後果的:從哲學和人文學科中分離,科學家開展了非歷史的與科學知識的累積概念和其自身演繹的方法,來支持(以社會的字眼)來說,即所謂的中立性(neutrality)

 

  科學從做為物理開始(Science started as physics),然而物理()對伽利略來說是力學(機械論) 現代性機械的原動力(‘mechanical’ impetus of modernity)通過工程的進步,在戰事上、導航,大幅地抬高了數學的地位─16世紀開始作為處理算術與數字的法則(演算法 arithmetic)、形式與測量(幾何 geometry)、比例和和諧(音樂上),還有位置與天體運動(天文學 astronomy),從自然中抽象成為簡單的語言;物理學(physics) (力學mechanics)成為自然。 這有助於增強數學概念成為象徵語言,將自然物(natural being)和自然法則(natural rules)分開來談─即是,模型和對象物、認識論和本體論,等。 這方案獲得了驚人的成功,如同現代歐洲列國在對外擴張方面經驗著壓倒性的勝利一樣。 誰能懷疑他們的所見聞的一切?

 

空間得以毫無限制地佔用,而時間則成為一道直線。

(Space became appropriable until infinity and time became linear.)

 

工業化

  藉著機械的發明調配著時間,它們逐漸意識到科技的重要性。 由此觀點看來,工業革命,就其本質無疑地是一場機械力(mechanical force)與人造物(artifacts)的革命。

資本主義之所以興盛的直接原因

 

洲際系統─合法性的保障

1 現代企業 the modern enterprise

2 金融

 

  工業社會遇見了一個倒置(inversion)的關係介於社會與經濟之間: 經濟並非同過去一般被嵌入了社會關係,社會關係反到嵌入了經濟系統的內部。

the concept of employment was born.

 

  但這系統的本質是容易發生危機的─即,結構調整(structural adjustment),肇因於不斷變化的生產結構(production structures)和基礎結構(infrastructures)的危機。 生產的技術基礎結構相應地改變(經過了1830s)

    從水動力機械化(water-powered mechanization)

    到了蒸氣動力機械化(steam-powered mechanization)

    再來到電力(electrification, 1880s開始)

    最後,透過廉價的石油與大量生產的全自動化(full motorization, 1930s開始)時代;

    而目前的情況,可說是整個經濟的計算機化(computerization),從上個世紀的80年代開始算起。

 

  資本對上限(caps)過敏,而霸權無法在這種狀態下待下去。 就因它們無法無止盡地去制定遊戲規則。 每隔四代,我們亦目睹了另外一種危機,這最終都淪為戰爭(degenerate into wars),霸權均被其他霸權國所取代。

    1610往後的十年間觀察到(三十年戰爭)

    1710(對殖民地財產的控制所引發的戰爭)

    1810(拿破崙戰爭)

    還有1910(WWI)

    石油戰爭(是否會)作為美國霸權讓位(demise)的可能信號?

 

 

現代性是在文化分離的意義下所形塑的,這股處理現實的力量為現代國家帶來了巨大的財富與榮景(prosperity) 隨著十九世界的結束,四個收益能總結現代文化的卓越(preeminence)

 

  1. 自然 (一個能被知識與其律則無限轉換的資源)
  2. 科學 (一個發現真理的合法方式)
  3. 普遍性 (universality, 歐洲人的價值與觀點普遍被接周和實行在世界的各個角落)
  4. 主權 (sovereignty, 每個國家如同原子般,不可分割[indivisible]並且如同零件一樣合法地運作在洲際系統之內。

 

二十世紀,新的霸主在這種歡樂的概念下橫跨大西洋,

然而,更進一步的分離接踵而至:

過分的專業化/教育系統/激烈競爭(相應市場需求)/高技術水平的運用…

由世界戰爭所努力地推動,科學獲得巨大的進步(immensely),順著這條路徑,科學滿足其「分離」的定義。

 

科技─科學(Techno-science)隨著原子彈(atom bomb)降世。

 

 

 

 

to a separation of culture

 

 

世界進一步轉化,

50s 冷戰…

70s 石油危機…

漸漸,第一件社會決定的科技科學產品的階段被佈置出來:訊息與通訊科技

,一個新的技術經濟(techno-economic)結構發展的時期接著開始。

 

信息和通信的爆炸(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exploded)

 

  相較前期,對貨幣更加地去物質化,金融掌握並控制了經濟體(另一樣工業革命以來實質的影響),錢成為慣例(convention)

 

分離提高帶給我們的不僅止於兩種文化(二十世紀對啟蒙運動的激烈爭辯) 現在我們終於能從科學文化和人性中明顯地區分我們的社會,一個社會科學的文化(通過後現代主義發明的補強),並在政治這個語彙中更加明確地定義文化這個字眼,在商業行為、媒體、軍事活動、宗教,以及教育,如同多種文化風險、暴力,和個體自主性(indicidual autonomy)這種東西。

我們進化出一種全然馬其頓式(macedoine)的文化。 但,更糟的是,在這個新的巴別塔(Babel)裡,一個個體能從理性過渡到隱晦,只消讓無知回歸,而神祕主義如同其他的志業一樣。

 

  因此,肩負重任的一代,其矛盾是容易理解的:致力於整合文化(strive amid the integration of culture)

 

機制的驟變:

  1. 中世紀的教會(the medieval Church)
  2. 民族國家(the nation state)
  3. 市場

 

Everything is connected today.

---complexity---

 

文化分離後的境地,所有被定向的知識法則;

活許可以用另外一個認知目標(對象)來疏通這種困境?

 

認知的形變,四種危機(每項都對應到了現代性的既定價值)

  1. 環境(the environment)
  2. 知識(as in the ‘knowedge-economy’)
  3. 全球(the global)
  4. 治理(governance)

 

 

A new narrative

 

 

  最後,這意味著,資本主義殺了現代性。 出於什麼目的,我們並不知道;我們將無法再導入神聖的力量或邪惡的力量來解決這個問題。 然而集體的蜷縮尚未從大學院裡消退。 我們僅能將其視為對西方文化戀母情結(oedipal)的變體。 而這也將是難以述說其定義的。 必須將那些弱化我們民族文化(national culture)的諸多危機與四種認知的跡象將結合─對機制失去信任,一個正在發生,主要針對資源的戰爭,可能從高等教育體系中逐漸退出、一個充滿非西方強權者激進變革的實質未來─理解發生過什麼,並重新來過。 這種全面危機的徵兆,提醒吾人,中世紀神權傳統的繼承者,還有那個無所不能的一切,不再擁有它的未來。 它們將目光轉到別處,而非即時的解決之道。 未來也已經私有化了。 我們似乎受困於一個已然腐朽的當下(a decaying present)

  美國逐漸離歐洲遠去。 網路已經將它們從歐洲誕生的複雜中解放。 美國真的能藉著鍛造新網路來維持它們在21世紀的霸主地位嗎? 全球狀態是否近似於那個18世紀多重國度(多重權極)的歐洲(multi-polar Europe)呢? 大概沒人知道。

  基督教(Christendom)歐陸受其自身地域性的限制,而無法適應新一波的安排(new arrangements) 歐洲未來的路途已經非常的明確。 它若不和南方或東方結定新的同盟,它的國度將再一次被遺忘,如同過去羅馬淪陷後的時代一樣。 我們必須塑造一個新的未來。 我們必須要許諾一個未來!

  這些危機的後果必須開始創建一個新的整合(一體, integration)文化。 必須更新我們和自然的關係(our enchantment with nature)、形塑新的聯盟,如同Ilya Prigogine動聽的建言那樣。 我們要創建一個涉及宇宙、社會,和我們自身,牽涉到倫理的文化,擁抱跨學科(cherishing interdisciplinarity)和新的方法學(mathematics),或許能夠解決複雜性的問題(the issues of complexity) 我們必須要讓新的本體論日益茁壯。 不是從認知(cognition)上建立我們的社會對話,而是認識到價值的多樣性(diversity)和同一性(identity) 而必然地,得在這方向重新定位高等教育的去處,建立一個完全獨立的反思與研究的先進機構網絡,如信號燈般指引著未來進入它的新航道。 經濟沒有永恆和完美的規則,且不受任何自然法則規訓。 它根據可能在時間中演變的財產概念確立自身。 但我們有對後世負責的義務:我們必須留下一個適合居住的星球給他們。

  如同今天我們觀察到的,這日益多重極化的世界,可能就意味著,這個我們所經驗的全球化,正在衰退。 新的紀元正一步步靠近。 新的制度不得不被制定出來。 但我們得知道我們能到哪裡,來使得這個新世界得以誕生。 必然得建立一套新的敘事。 必須開創新的社會實踐。 而我們也勢必要組織並增強民間社會(civil society)

  至於現代性的認識目標─自然的轉化─換句話說,也應該被轉化。 相對於真理,我們也該去尋求美和富饒(bounty) 要保持世代之間協調的作用並刺激新的生成,為的是保持未來的開放性,也為了處理和受惠地球的公共領域(global commons of Earth) 我們需要投入更多城市管理的參與。 我們亦必須重塑知識解放的作用。 必要地不斷培養好奇心。 在此,要借用Antonio Vieira他非凡的卓見─在今天的效力就如同在三百年前同樣地適用─他宏亮地道出,〝若我們要評估希望的話,那我們勢必得行量一下未來〞(to asses hope we have to measure the future)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